當前位置: 首頁 > 專家論壇>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石化化工行業發展回顧與展望 ——氮肥行業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石化化工行業發展回顧與展望 ——氮肥行業
作者:溫倩
日期:2018-12-21
點擊:0

1 四十年發展歷程

 

1.1 發展回顧

 

  我國氮肥工業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形成品種齊全、原料結構比較合理、配套相對完善、規模和技術水平處于世界領先地位的工業部門。

  我國氮肥工業起始于新中國初期,直至改革開放之前,基本處于依靠自力更生為主的階段,建成了一批以碳酸氫銨為主要產品的小型氮肥廠,總體規模增長平緩。從70年代中期開始,生產能力迅猛上升,這主要得益于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以引進國外先進的大型合成氨裝置為基礎,使得生產規模和技術水平都有大幅提高,為以后自主建設中型、大型氮肥廠的建設提供了很好的借鑒。建國以來的氮肥和合成氨產量逐年變化情況如下圖。

 

我國氮肥和合成氨產量變化情況

 

  改革開放開啟了我國氮肥行業高速發展的大門,1991年氮肥產量達1510萬噸而居世界首位,2000年我國首次成為氮肥凈出口國,2015年氮肥產量接近5000萬噸達歷史最高。改革開放40年至今,我國氮肥產量翻三番,年均增速5%,實現由品種單一、產品依靠進口發展到品種齊全、產品大量出口的根本性轉變。化肥的發展有效地支援農業生產,從根本上保證我國農業連續十幾年的高產穩產,對于我國人民的豐衣足食,起到重要作用。

 

1.2 歷史階段

 

  1、起步階段(50~60年代)

 

  改革開放之前,面臨重工業基礎薄弱和西方國家的技術封鎖,為滿足國內氮肥需求,我國采用自主技術建設了一批小氮肥廠,生產規模都很小。一類是合成氨裝置生產能力在4萬噸/年以下的,產品主要為碳酸氫銨;另一類是合成氨裝置生產能力在6~12萬噸/年的,產品為尿素或硝酸銨,主要采用以無煙煤為原料的固定層氣化技術。這一階段建立了氮肥工業的雛形,小型氮肥廠在70年代初共計1500余家,但規模普遍偏小,產量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

 

  2、成長階段(70~80年代)

 

  在發達國家已經使用天然氣發展大型氮肥裝置的同期,我國小型氮肥生產效率低的問題更加凸顯。因此,從1973年我國開始引進大化肥裝置,首批引進了13套大型化肥裝置,大部分在第五個五年計劃間建成投產。隨后第七個五年計劃期間我國又陸續引進大裝置,并對小型企業改造,同時大量發展商品性更好的尿素,顯著提升了氮肥產量。1991年我國氮肥產量躍居世界第一。

  這一階段,氮肥產量年均增速10%,可認為是我國氮肥逐漸與世界接軌,逐漸步入大型化、低能耗的發展道路。初步形成了大/中/小規模齊全、煤/油/氣原料豐富、氮肥產品種類多樣的格局。但是,行業發展水平還比較低,而且隨著農業快速發展,氮肥需求仍然存在較大缺口。80年代進口量最高達450萬噸左右(折純),占全球進口量的1/4,是最大進口國,如下表。

 

我國主要氮肥產品部分年份產量情況(萬噸)

年份

氮肥(折純)

部分產品產量

產量

進口量

出口量

合成氨

尿素(折純)

碳銨(折純)

1957

12.9

約50

 

15.3

0

0

1967

101.5

約175

 

152.1

5.5

22.5

1977

550.9

約250

 

870.4

100.7

262.4

1987

1342.2

456.7

 

1939.2

450.2

780.5

1997

2074.5

205.4

25.2

3014.7

1028.1

853.4

2007

3600.2

33.0

364.8

5158.9

2294.3

653.0

2017

3807.0

24.1

554.6

5640.5

2472.4

120.0

 

 

  3、擴張階段(1990年代)

 

  這一階段是氮肥工業由計劃經濟管理向市場經濟過渡的時期。這一時期新建項目比較少,主要是老廠改造:大型氮肥廠主要進行增產10~20%的技術改造;中型氮肥廠主要進行節能挖潛、淘汰落后工藝等技術改造;小氮肥主要是小尿素的“4改6”、“6改10”等。通過調整,小氮肥的數量減少到600余家,平均每廠的產量達到了3萬噸氨/年,出現一些中型規模的氮肥廠,碳銨的產量比例由歷史最高的60%下降為30%。通過新裝置的投產和老裝置的改造,大多中型廠的總規模大年產15萬噸氨以上,部分中型廠總規模與大氮肥相同。

  行業總體規模不斷擴大,技術國產化水平提高。90年代后期國家對化肥生產采取了一系列有別于一般工業的特殊補貼和支持政策,促進對引進技術的轉化和吸收,并開發自主技術的關鍵設備和生產裝置,加快了氮肥自給能力的提高。2000年,我國氮肥生產真正實現自給自足,供應量滿足了使用量,給糧食生產提供了穩定保障。

 

  4、發展優化(“十五”至“十二五”)

 

  21世紀開始,在加入WTO和國家投資體制改革的背景下,長期在計劃經濟條件下成長起來的氮肥工業,由此進入了各顯其能、充分競爭的大發展時代。我國化肥企業加速技術創新,發展突飛猛進。特別是2004年底,隨著山東華魯恒升首套大氮肥示范裝置成功開車,我國大氮肥裝置國產化時代正式開啟。

  這一時期可以稱為我國氮肥發展的黃金階段,行業技術水平、裝置規模、融資環境均有大幅改善。一系列代表先進水平的自主技術得以推廣,包括新型煤氣化技術、大型低壓氨合成技術等。同時開啟了氮肥行業原料結構調整的大門:先是進行了“煤代油”和“油改氣”的原料路線改造,隨后開展了先進煤氣化技術替換無煙煤間歇氣化的原料路線改造。

  至“十二五”末,氮肥原料結構調整和行業集中度提高成效顯著。2015年,以非無煙煤為原料的合成氨產能達到29%,十年增長24個百分點。合成氨規模50萬噸以上的大型企業占行業總量約1/3。行業技術水平實現了大幅提升,先進產能體現了顯著的成本優勢,加速產能更替,行業結構優化更趨合理。

 

5、轉型調整(“十三五”以來)

 

  經過高速發展之后,氮肥行業面臨產能過剩和需求趨于飽和的雙重挑戰。2016年行業經營最為艱難,虧損面過半,產量有史以來降幅最大。行業退出產能大于新增產能,進入優勝劣汰階段。2017年,合成氨產量持續下降,至5641萬噸。供給格局進一步改善,行業扭虧為盈,扭轉了連續三年虧損的局面。

  今后相當長的時期,氮肥將呈現成熟產品的生命周期特征:市場需求趨于飽和,成本低而產量大,增長速度緩慢直至轉而下降。國際方面,將面臨國際低成本氮肥的激烈競爭。國內方面,在化肥用量零增長和環保安全等新形勢下,氮肥企業將更加側重于調整結構和轉型發展。

  當前,我國氮肥工業又站在了一個新的起點上,正以國際化的視野和戰略思維,大力推進行業結構調整,加快發展方式轉變,力爭一個更加光明的前景。

 

2 重大成就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氮肥工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對保障糧食生產和促進國民經濟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2.1.1 保障了國家糧食安全

 

  長期以來,我國肥料用量與糧食生產的關系見下圖。總體來看,化肥用量與糧食總產和單產同步增長。然而,改革開放40年是我國向工業化高速發展的時期,人均耕地面積逐年減少。據統計,我國耕地面積從1986年20.68億畝(第二次全國土壤普查)下降到2007年的18.26億畝,逼近18億畝的紅線。之后有所增加,2015年為20.25億畝,人均耕地面積1.50畝,不足世界人均耕地的一半。與此同時,我國人口仍在增加,從1978年的9.7523億人增加到2017年13.9008億人,平均每年增加1064萬人。

  化肥的消費量和糧食作物單產和總產有顯著的正相關關系。在種植面積有限的情況下保證了糧食總產的穩定增長,滿足了不斷增長的人口和不斷增長的人民生活需求。可見,化肥對保障我國糧食安全起到了不可替代的支撐作用。

  40年來我國糧食產量和化肥施增長一致

 

  我國肥料利用率低于國際平均水平。以氮肥為例,是國際上每公斤化肥氮素平均增產量的一半左右。可見,氮素的當季作物回收率顯著低于國際平均水平。表明我國養分管理和施肥技術需要進一步提高,同時也客觀地反映了我國低肥力土壤上獲得高產必須加大養分投入。

  根據農業農村部實施的“化肥零增長”的行動方案,在預期施肥技術和肥料利用效率有所改進的情景下,肥料的需求總量不再增加。然而,根據農業發展預測,在種植面積基本不變、人口持續增加的情況下,未來十年糧食產量仍將增長8~10%,需要持續提高單位面積產量。假設單位面積施肥強度不增加,必須使氮肥利用率從目前的33%(氮肥當季利用率)提高到40%左右才能實現,難度是可想而知的。因此,我國化肥屬于剛性需求,用量不會有大的下降。而且,我國土壤普遍缺氮,預計未來氮肥消費將保持和目前總量相當的水平,仍將是糧食安全的重要保障。

 

2.1.2 氮肥品種結構逐步改善

 

  我國氮肥品種在不斷改變中逐步改善豐富。20世紀50年代初期,硫酸銨是最主要的氮肥,占化肥總量的90%以上,后期開始逐步轉向硝酸銨;60年代初,硝酸銨產量超過了硫酸銨,占氮肥總量的50%以上,但很快就被迅猛發展起來的碳酸氫銨所超過。

  碳銨是我國獨具特色的化肥產品。從70年代開始,碳銨在全國氮肥品種中一直占主導地位,占總量的50~60%。

  隨著70年代合成氨生產規模的大發展,尿素產量迅速增加。80年代尿素產量保持在總量的30%左右,90年代中期突破40%。1997年,尿素在產量上首次超過碳銨躍居首位,實現了歷史性的轉變。隨著后續碳銨廠的改造,尿素在氮肥中所占比例繼續提高,近幾年保持在60%左右,碳銨所占比例降至5%以下。

  由于純堿、己內酰胺行業的發展,副產氯化銨和硫銨增加,二者產量占比逐年提高,近年也依次超越了傳統的碳銨和硝銨產品的占比。

 

40年來我國氮肥品種結構變化情況(萬噸,折純)

 

尿素

磷銨

氯化銨

硫酸銨

碳銨

硝銨

產量

占比

產量

占比

產量

占比

產量

占比

產量

占比

產量

占比

1967

5.5

5%

 

 

2.9

3%

10.9

11%

22.5

22%

59.0

58%

1977

100.7

18%

 

 

6.6

1%

10.7

2%

262.4

48%

44.1

8%

1987

450.2

34%

 

 

24.3

2%

10.8

1%

780.5

58%

62.4

5%

1997

1028.1

50%

35.9

2%

65.7

3%

10.6

1%

853.4

41%

48.7

2%

2007

2499.2

66%

233.1

6%

174.0

5%

55.1

2%

579.9

16%

120.9

3%

2017

2472.4

63%

439.0

12%

308.0

8%

190.0

5%

120.0

3%

150.0

3%

 

  *占比計算扣除了工業用量。

 

2.1.3 發展了符合國情的原料結構

 

  氮肥生產原料主要有天然氣、煤炭、石腦油和渣油等。

  我國在70~90年代的氮肥工業大發展時期,根據各地資源條件,分別以天然氣、石腦油、重油、無煙煤和焦炭等為原料,建設了大量的合成氨生產裝置。首先是70年代第一批引進的13套大化肥,3套以石腦油為原料,10套以天然氣為原料。隨后又引進了3套以渣油為原料(鎮海、銀川、烏魯木齊)和1套以煤為原料的大型裝置(山西)。這些裝置的規模均為合成氨30萬噸/年、尿素52萬噸/年。80年代末開始至90年代中期,為解決國內資金不足的問題,利用國際金融組織貸款和政府貸款建設了一批大中型氮肥裝置。并對中小氮肥進行了大規模的技術改造。新建了合江、渭河、內蒙等12套大氮肥,分別以天然氣、煤和渣油為原料,對8套中氮肥實施了技術改造。實施了“20億”、“45億”專項對中小氮肥進行技術和品種結構改造,建設了120多套小尿素裝置。

  由于我國資源地域分布的不均勻,以及儲量的制約,許多氮肥企業的發展受到原料供應的制約,“十五”以來氮肥行業主要進行了原料路線改造、動力結構調整以及在資源產地建設大型氮肥裝置,通過調整使氮肥的原料結構更趨于合理。中石化集團所屬5家氮肥企業實施“煤代油”原料路線改造。中國石油所屬裝置主要進行了“油改氣”改造。部分氮肥企業原料及動力結構調整項目,創出一條低投入、低成本、國產化,具有我國特色的氮肥工業發展路線。原小氮肥企業中涌現出一批裝置大型化的升級改造工程,如兗礦魯南、山東華魯恒升、魯西化工、河南駿化、河南心連心、江蘇靈谷、山東瑞星等一批優秀企業,為我國氮肥行業步入世界先進行列樹立了典范。

  2017年,以非無煙煤為原料的合成氨產能占比增至33%,無煙煤為原料的合成氨產能占比降至42%,天然氣和焦爐氣合成氨產能占比24%。這三種原料路線是當前氮肥行業的主要構成,基本形成“三足鼎立”的原料結構格局,更加符合我國的資源稟賦特點。

 

  四十年來我國合成氨的原料結構變化情況(產能占比,%

年份

其它

無煙煤(焦)

非無煙煤

天然氣

焦爐氣

1987

66.9

0.5

18.5

0.1

14.0

0.4

1997

67.0

2.6

19.9

0.1

9.8

0.5

2007

72.4

6.8

18.4

1.0

1.1

0.3

2017

42.4

33.3

20.6

3.1

0.5

0.1

 

 

  “十三五”以來,在環保限煤、采暖季缺氣的影響下,仍將有許多氮肥企業面臨極大的壓力。因此,我國氮肥行業原料結構調整工作還在進行,目的在于擴大原料的適應范圍,降低生產成本,保證生產的穩定運行。很多非無煙煤產能在大型化和低成本方面具有顯著優勢,即使化肥市場價格低迷也能維持較高的開工率。先進產能充分釋放,加速落后產能退出,行業重新洗牌。

 

2.1.4 促進國產化技術裝備水平提升

 

  成功研發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先進工藝技術與裝備:如大型先進煤氣化技術、大型高效低壓合成技術、大型空分壓縮機、高效催化劑和凈化劑、超低排放技術、新型肥料增效技術等。同時,組建了一批由企業、高校、科研院所組成的研發合作平臺,形成了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優秀企業。以多噴嘴對置式水煤漿氣化技術、HT-L航天粉煤加壓氣化技術等為代表的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煤氣化技術研制成功并投入工業運行。全行業合成氨噸產品平均綜合能耗達到約1460千克標準煤,相比于十年前年下降18%左右。

  隨著技術水平提高,裝置規模不斷躍上新臺階,氮肥行業結構優化和產業集中度提升也在持續推進。2017年,合成氨日產1000噸能力及以上的大型合成氨生產企業101家,占總企業數量的37%,產能為2313萬噸,占全國總產能的32%。30至50萬噸的產能占37%。

 

40年來我國合成氨的規模結構變化情況(萬噸,%)

裝置/企業規模

1990

1995

2000

2005

2010

2015

 

產能

占比

產能

占比

產能

占比

產能

占比

產能

占比

產能

占比

≥50

 

 

50

2%

195

5%

320

6%

1512

22%

2383

32%

30~50

475

19%

525

16%

1143

30%

1196

23%

1729

26%

2741

36%

18~30

560

22%

1015

32%

1188

31%

2149

41%

1973

29%

1052

14%

<18

1497

59%

1608

50%

1281

34%

1635

31%

1566

23%

1356

18%

總計

2532

 

3198

 

3807

 

5300

 

6780

 

7532

 

 

 

  2014年建成的中煤圖克一期100萬噸合成氨、175萬噸尿素項目,是全國乃至世界最大的化肥項目,促使我國合成氨大型化又邁上新臺階。2015年建成的滄州正元60萬噸合成氨、80萬噸尿素項目,是我國單體合成氨最大規模,同時還應用了國產第三代航天爐和企業自主研發的等溫變換等先進技術。

 

2.1.5 形成了一定的國際影響力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氮肥由依賴進口轉為出口大國。改革開放前,我國氮肥自給率僅為69%。2000年實現自給自足,2003年轉為氮肥凈出口國。隨著國內氮肥行業的發展壯大和不斷進步,出口貿易大幅增長,2015年凈出口歷史最高,超過1000萬噸。“十二五”期間,我國出口尿素規模占全球尿素貿易總量的30%左右,出口的硫酸銨和氯化銨分別約占全球貿易總量的25%和90%。

  2016年和2017年,受國際氮肥市場需求疲軟和國外低成本產能釋放的影響,出口價格不斷下降,我國氮肥產品的國際市場競爭力明顯減弱,出口量明顯減少。

 

圖  40年來我國氮肥進出口情況(萬噸,折純)

 

  2015年主要氮肥產品進出口量(萬噸,折純)

 

2015年進口量

2015年出口量

尿素

0.4

636.5

磷酸二銨

1.4

144.3

磷酸一銨

0.0

32.9

NP二元肥

1.0

25.7

硫酸銨

0.0

112.1

硝酸銨

0.0

11.0

肥料用氯化銨

0.1

23.4

尿素硝酸銨溶液

0.0

16.5

氮肥(所有氮肥)

25.9

1011.5

 

  我國尿素出口成本在全球主要出口國家中,相對黑海主要出口國烏克蘭的產品已具有一定競爭力,形成了一定的國際影響力,也使得全球氮肥行業更加關注中國的氮肥生產、出口和政策動向。

  但綜合來看,我國氮肥行業的國際競爭實力還比較弱。一方面是由于成本屬于較高水平,另一方面是由于企業缺乏對國際市場的了解和長遠規劃,市場開拓經驗不足。出口產品普遍面臨低價競爭、效益外流,在國際市場上缺乏話語權。

  未來我國氮肥行業將更具國際化視野,通過加強國際市場開拓、更好的完善產品質量、控制出口成本等,帶動行業發展再上新臺階。

 

3 主要經驗

 

  一是通過基地化和大型化發展形成了比較合理的產業布局。近些年,我國氮肥產業布局發生了較大變化,探索形成了以原料資源和農業主產區為主要生產基地的分布格局。河北、河南和山西幾省主要是以山西晉城無煙煤為原料的固定床路線合成氨。重慶、四川、云南、貴州、新疆等天然氣資源地集中了我國多套大型天然氣合成氨生產裝置。近年新增的采用先進煤氣化技術的大型氮肥裝置,主要集中于煤炭資源地,包括山西、內蒙古、新疆、寧夏、陜西、貴州等煤炭資源大省。資源條件較好的合成氨產能約占總量的2/3左右,實現資源就近轉化,成本優勢和經濟效益得以體現。

  二是堅持綠色發展理念,采用先進技術實現了可持續發展。氮肥行業是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大戶,因此全行業非常重視節約能源、保護環境和治理三廢,一大批先進節能減排技術、清潔生產技術和環境保護技術得到推廣應用,并取得了顯著成效。2015年與2010年相比,噸氨產品綜合能耗下降3%,COD和氨氮排放量下降30%以上,排水量下降28%。近年來,氮肥企業在行業效益不佳的不利條件下,積極進行環保改造,采用綠色生產工藝,大力發展綠色產品,努力打造綠色工廠。例如,采用潔凈煤氣化工藝的尿素生產線可實現比傳統工藝成本低15%~20%左右。也有企業加大綠色高效肥料的研發力度,大力發展新型肥料,一方面提高了氮肥利用率,另一方面也提高了企業的經濟效益。

  三是按照“堅持化肥、走出化肥”的發展理念,積極進行產業結構調整。例如魯西集團近年來積極實施退城入園,調整產品結構,在合成氨原料路線升級的同時,產品由單一的氮肥拓展至化工新材料等高端化工產品,建設循環經濟化工園區,“一體化、集約化、園區化、智能化”優勢明顯,不僅滿足了安全環保要求,也降低了綜合運營成本,提高了企業盈利能力和發展質量。這樣的例子在氮肥行業還有很多,如華魯恒升、湖北三寧、駿化集團、陽煤恒通等,為氮肥工業發展走出了一條成功之路。

  四是企業應對市場變化的能力不斷增強。隨著化肥價格形成機制和流通體制改革的深化,化肥市場化進程進一步加快,近年氮肥企業經歷了煤炭價格大幅上漲、天然氣調價、國際金融危機沖擊、冰凍干旱自然災害、出口關稅調整、國外低成本產能競爭、化肥零增長和安全環保治理力度空前等諸多困難,很多企業把握機遇頑強拼搏,主動作為,扎實工作,顯示出勃勃生機和活力,經受住了市場考驗。

 

4 面臨形勢

 

4.1 國際能源價格回升有望改善市場

 

  自2014年7月國際油價下跌以來,石油、天然氣價格將延續低位運行,從資源要素成本上給我過氮肥行業形成巨大壓力。據了解,2015年美國、歐洲地區的天然氣價格分別下降了35%和24%,一些國際氮肥主產國的天然氣價格僅0.6元/方左右,遠低于我國同期1.3~1.5元/方的用氣價格,給我國氮肥生產帶來了極大的挑戰。2017年以來,國際油價回升,大多數機構一致認為,2018年國際油價運行將繼續在震蕩中上行,這將會帶動國外氮肥及化工產品價格上漲,有利于提升國內氮肥生產的競爭力,進而支撐國內氮肥價格。

 

4.2 國際低成本氮肥產能釋放增加我國出口阻力

 

  據國際化肥協會(IFA)統計,2016年全球尿素(折純)產能約1.5億噸、消費量約1.1億噸,預計2020年產能達到1.78億噸。未來幾年全球氮肥產能將進入集中釋放期,預計氮肥產能年均增速將在3~4%左右,比本世紀第一個10年2.8%的年均增長率有所加快。除中國外,全球將新增尿素產能近2500萬噸,主要集中在以出口為主導的國家或進口氮肥較多的國家,包括北美、東歐中亞和南亞等地區,這勢必導致國際氮肥貿易競爭更加激烈。預計我國尿素出口成本仍將處于全球尿素出口成本的高端,出口難度加大,出口規模進一步回落。

 

4.3 國內氮肥農業需求增速放緩

  2015年農業部發布《到2020年化肥使用零增長行動方案》,方案提出,2015年到2019年,逐步將化肥使用量年增長率控制在1%以內;力爭到2020年,主要農作物化肥使用量實現零增長。行動方案的實施將使未來幾年氮肥農業需求增速逐漸下降。此外,近兩年國內糧食收儲價格下降,有可能導致部分耕作條件較為惡劣的土地放棄更重、施肥量下降等問題,從而引發化肥用量的下降。

 

4.4 產能更替加速產能過剩有所緩解

 

  國際范圍產能過剩將擴大,在2016至2021階段,全球氮肥供應量將以每年1.8%的速度增加,同時預計需求量每年增長1.2%,因此氮肥產能潛在過剩900萬噸純氮。國內范圍產能更替加速,退出產能將大于新增產能,行業總規模得以控制,呈穩中略降趨勢,過剩形勢略有緩解。“十二五”以來,全國產能年均退出約200萬噸,2017年合成氨產能退出最多,達400萬噸。預計這一趨勢仍將持續,特別是一些原料資源保障條件較差、工藝技術水平較低、安全環保壓力較大、產品結構不夠合理的企業,將面臨淘汰退出。

 

4.5 仍將面臨成本高利潤低的經營壓力

 

  目前氮肥行業享受的優惠政策基本取消,行業發展更趨市場化,這必然帶來國產氮肥生產成本的增高、經營指標的下降。2016年,受產能過剩、優惠政策取消、環保治理等多重壓力影響,氮肥行業虧損 98億元,規模以上氮肥企業虧損面過半,而規模以下企業幾乎全部虧損。2017年,行業扭虧為盈,扭轉了連續三年虧損的局面。預計隨著供給格局逐步改善,未來一段時間行業經濟運行將有所好轉。

 

5 未來發展趨勢和重點

 

  我國氮肥行業發展的挑戰和機遇并存。中央歷來高度重視農業,農業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實現現代化的基礎,化肥是農業生產的根本保障。黨的十九大報告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黨中央、國務院在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了具體部署。在一系列強農富農政策的支持下,我國農業發展將實現第二次飛躍,這給氮肥行業提供了新的發展空間。

  從總體發展趨勢來看,“十三五”期間在進一步控制總量、改善原料結構和加強節能環保的基礎上,尿素農業用量將維持現有規模4000萬噸左右,工業用量保持約4%的增速,尿素總量保持1%的增速,2020年尿素表觀消費量達到約5500萬噸。2020年尿素產能將達約7600萬噸,其中新增300萬噸,淘汰落后產能400萬噸左右。

  2035年,尿素農業用量略有下降至3000萬噸,工業用量進一步增長達2000萬噸,表觀消費量約5000萬噸,出口約1000萬噸,產量6000萬噸。

  我國氮肥產業發展趨勢預測(單位:萬噸,萬噸/年,%)

產品

2016年

2020年預測

產能

產量

表觀消費量

產能

產量

表觀消費量

氮肥(折純)

5900

4257

3650

6000

4800

3700

尿素(實物)

7710

6192

5311

7600

6500

5500

 

  未來五年行業發展的重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以化解過剩產能為重點,著力優化產業結構。

  氮肥行業在“十三五”發展指南提出,“十三五”期間淘汰合成氨產能不少于1000萬噸,尿素產能1300萬噸。同時嚴格控制新增產能,依據《合成氨行業準入條件》和《化肥行業轉型發展指導意見》提出的要求,對新擴建裝置,嚴格執行產能置換,原則上不再新建以天然氣和無煙塊煤為原料的合成氨裝置,堅決杜絕“建而不換”等現象。真正實現總量控制,且略有下降。

  在化解過剩產能的同時,要加快存量產能的優化改造,鼓勵有條件的企業采用先進煤氣化技術和節能環保技術進行原料結構調整和節能環保及退城入園改造,力爭到2020年采用非無煙煤的合成氨產能占比提升至40%。到2035年,非無煙煤合成氨產能占比提升至60%以上,天然氣和無煙煤合成氨各占20%左右,全行業合成氨綜合能耗大幅下降,清潔生產水平大幅提高。

  第二,以提高氮肥利用率為目標,大力調整產品結構。

  農業部公布的《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方案》中提出,從2015年起,主要農作物肥料利用率平均每年提升1個百分點以上,力爭到2020年,主要農作物肥料利用率達到40%以上。到2020年,機械施肥占主要農作物種植面積的40%以上,水肥一體化化技術推廣面積增加8000萬畝。實現以上目標,根本出路在于,大力推廣高效新型肥料和液體肥料,調整化肥產品結構,提高化肥利用率。今后氮肥行業要重點發展一些可大規模生產、適合大田作物施用的新肥料品種,主要包括增效氮肥、尿素硝銨溶液、硝基復合肥、水溶肥、高效液體肥等。到2020年,發展增至尿素產能1000萬噸,發展尿素硝銨溶液產能800萬噸,發展硝基復合肥產能1500萬噸。

  遠期,農業用量進一步降低,氮肥企業可在發展新型肥料的同時,拓展合成氨下游的工業產品,同時開發合成氣下游的化工產品,以及煤基多聯產及其他關聯產業,提高企業的經濟效益。

  第三,以提升行業整體技術水平為核心,全力推進科技創新。

科技創新是引領經濟發展的第一動力,是行業調結構促升級的核心。“十三五”期間到2025年,氮肥、甲醇行業要力爭突破一批重大關鍵技術與裝備,如大型先進煤氣化技術、大型高效低壓合成技術、大型空分壓縮機、高效催化劑和凈化劑、新型肥料增效技術等。此外,要組建一批由企業、高校、科研院所組成的國家級研發合作平臺,形成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示范企業。

  第四,以綠色發展為先導,促進節能環保和資源綜合利用。

  氮肥、甲醇行業實施綠色發展具有很大的空間和潛力,但任務也非常艱巨。“十三五”行業要樹立綠色發展的形象,建立行業“本質安全”的信譽,企業要有高度的社會責任感和嚴格的行業自律,自覺地、主動地、高標準地過好安全、環保、節能這三道門檻,取得社會的認可和信任。要加大節能降耗新技術、新工藝、新設備的應用和推廣,使行業的節能環保水平再上一個新臺階。要嚴格執行節能、節水、三廢排放標準,通過標準倒逼行業節能減排工作。要積極參與“能效領跑者活動”,為行業樹立節能標桿。要生產環境友好的氮肥產品,促進氮肥利用率提高,適應農業機械化施肥、測土配方施肥等發展需求。

  第五,以適應現代農業發展需求為目標,努力提高農化服務質量。

  黨的十九大報告作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決策部署,并承諾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長三十年,給億萬農戶和新型經營主體吃上了定心丸。黨中央、國務院在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中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進行了具體部署。在一系列強農惠農富農政策的支持下,我國農業發展將實現第二次飛躍,力爭2035年實現農業現代化。這給氮肥行業帶來難得的發展機遇,也提出了新的要求。氮肥行業必須加快專業化農化服務體系的建設,創新營銷理念和服務模式,通過強化農化服務隊伍、提高服務科技含量、建設電商平臺和硬件設施,盡快使企業由生產型向生產服務型轉變,適應農業現代化的新要求。

  第六,以“一帶一路”為紐帶,加快“走出去”的步伐。

  隨著我國氮肥生產原料結構的調整,企業大型化、集約化的加快,氮肥生產成本將會有所下降,這為我國參與國際競爭贏得主動。同時,隨著我國各類新型肥料的發展,也為我國肥料出口貿易提供了新的機會。今后行業要抓住國家“一帶一路”戰略實施帶來的新機遇,加強國際市場的研究與開拓,在落實和鞏固現有傳統的海外氮肥市場的同時,努力開拓南美、非洲等新興市場,要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以及周邊國家和地區開展多領域的交流與合作,有針對性的開展貿易、承包工程、投資、技術裝備服務等多種方式“走出去”,并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到氮肥原料資源豐富或資源短缺的國家投資建廠,進行產能合作。

 

  作者聯系方式:電話010-64283460,郵箱[email protected]

 

 

北京pk10彩票分析软件